返回

第一话:是我提出的同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ー章 回目录 下ー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一话:是我提出的同居 (第1/2页)

    我在肖言的家门口对肖言说“我们同居吧”的时候,他穿着的那条运动裤短到遮不住他的脚踝,左脚的棉拖鞋上还漏着一个洞。我尽量不去注意他的邋遢,只是盯着他精得像狐狸一样的眼睛。肖言说了四个字:“不行,不行。”我瘪了瘪嘴,哀求他:“求求你了。”肖言伸手捏了捏我的脸,两个字:“不行。”我挥开他的手:“怎么就不行了?”肖言张狂:“同过居了,等我走的时候你就离不开我了。”我低下头,去盯他棉拖鞋上的洞:“你有什么好?我怎么就离不开你了?”这时,肖言这个来自江南的白面小生像热情的蒙古大汉一样抱了抱我,用力拍了拍我的背,说:“听话,我说不行就不行。”

    我仰脸吻住肖言的嘴,仅仅是嘴碰嘴而已,静止了三秒钟,离开。我不会接吻,不懂得张嘴,更不懂得如何让舌头绕得像蛇一样灵。我每次吻肖言,肖言都会讥讽我动作的拙劣。相反,肖言每次吻我时,我都会在他的怀里发烫,连脚趾尖也会变红。我对肖言说:“那我回家了。”就这样,我提出的同居议题在勉强称得上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。

    我转身冲进乱糟糟的大雪中,肖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:“路上小心,到家给我打电话啊。”说完,他就转身迅速地溜进房间了。这个“溜”的动作是我猜的,不过,百分之百是对的。肖言怕冷,一冷,他就像个老鼠一样,哪暖和就往哪钻。

    我到家以后没有给肖言打电话,像往常一样,等着他打给我。好像这样,我才能感觉到我是在他心里的。果然像往常一样,肖言打电话给我,问:“到家了吗?”我说:“没有,我被黑人抓走了。”肖言说:“哦,那你保重。”

    我和肖言所在的这个叫做芝加哥的美国城市,充斥着没有我白的人群。我对于黑人的忌惮是来自潜意识的。而事实上,他们除了会伸手向我要钱或者追我两三步一定要问候我一句之外,还没有对我产生过其它举动。两年了,我从来没给过他们钱,因为小面额的他们看不上,而大面额的,我舍不得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ー章 回目录 下ー页 存书签